追蹤
飄流在斗室與天涯之間
關於部落格
在有空間侷限的斗室之中,恣意飄流在無盡的天涯
  • 44601

    累積人氣

  • 0

    今日人氣

    3

    追蹤人氣

如何想像我們的台灣?

瑞士因為地緣關係所以分成四個語區,最大塊的德文區、第二大的法文區、義大利文區和很小的羅曼語區,鈔票上聽說同時有德文、法文、義大利文,朋友借我看的時候,其實是有看沒有懂,不過有個瑞士朋友送了我一枚五角的硬幣,據說把瑞士法郎五角的硬幣帶在身上會帶來好運。
 
去年夏天歐洲大水災的時候,瑞士的首都伯恩也被淹的一塌糊塗,我問住在義大利文區的朋友說,首都淹水耶!情況還好嗎?他可是一派悠閒的說,很好呀!那是德文區的事,只有一個禮拜沒辦法清理垃圾有點困擾而已(因為義大利文區沒有垃圾處理廠,所以垃圾要送去德文區處理),他接著還說,平常都是義大利文區有事,德文區的人只會冷眼旁觀,現在他們淹水,換我們幸災樂禍了。
 
接著,我把這件事告訴住在德文區的朋友時,他也不以為意的說,是呀!我們只是把一些公共設施分給義大利文區的人用,要是有一天他們想要脫離瑞士,變成義大利的一部份,我們也不在乎。ㄟ…這真是一個國家的人說出來的話嗎?!原來我們的南北分裂也不是太嚴重嘛!
 
根據我在英國遇見來自不同地方的歐洲朋友,其實他們的地域觀念,出乎意料的強,即使同樣來自德國的人,也會強調東德西德北德南德都不一樣喔!然後認真的告訴我們,他們的文化哪裡不一樣,來自不同語區的瑞士人也一樣,而且他們即使是同一個國家的人,但是他們之間不見得有共同的語言可以溝通,有時還是得靠英文作為共同語言。
 
對他們而言,文化的差異性比國家的意義來的重要,當然,我遇見的人可能是例外,不見得所有人都這樣想,我知道很多歐洲人,對外也是非常國家主義的,但是他們讓我思索語言、民族與國家之間的關係,同樣的語言與民族,就必然是一個國家嗎?在一個國家裡,就必然有一個共同的語言與民族嗎?這在很多西方國家都不是一個肯定的答案,所謂的民族國家,不也是二次戰後,許多被殖民的國家,為了取得獨立的地位,所興起的概念,六十年之後的現在,民族國家還是不是一個適切的概念?
 
如同安德森說的國家是一個想像的共同體,那是誰創造了我們對我們國家的認同感,過去日本殖民之下的皇民教育,努力想讓台灣人相信自己是日本人,而國民黨極權統治下的教育,又努力建構我們和大中國之間的關係,現在的民進黨政府,又想抹去這些記憶,用本土化讓我們想像一個純然的台灣文化,現在的我們,因為民主制度,所以可以自由質疑、反駁政府強加在教育裡的認同,我們容許有更多討論的空間,過去被槍桿子壓抑著的本土文化,卻沒有那樣的機會可以並存,於是壓抑著壓抑著就消失了,文化,隨時都保持著流動的狀態,其實這五六十年來的分離,台灣的文化早就有著與中國文化不同的樣態。
 
上回在廣州的時候,當地的朋友問我們,為什麼你們台灣人自己在一起的時候還要說普通話,因為他們只要是跟自己同省份的人在一起的時候,一定是說家鄉話,對他們而言,普通話就像英文一樣,是他們那國家之中,與不同地方人溝通的語言,但是家鄉話才是真的母語,想想,我們的普通話教育還比中國成功咧!因為我們的普通話取代了,台語、客語、各種原住民語,成為台灣人的母語。那種對講一口好國語的欽羨,和在殖民時代,認為講一口好日語表示地位比較高的心態有什麼不同。
 
日據時代,日本政府想讓我們變成日本人,國民黨政府讓我們重新變成中國人,現在,我們可不可以自願的成為台灣人,對我而言,我從來不否認我是個漢人,不論血緣和文化,都有不可分割的部分,在國家認同上,我更是不在乎,哪一個政府能讓人民過的更好,可以是台灣,可以是中國,也可以是日本或美國,只是在台灣這塊土地上的我們,有沒有可能是發自我們的意願,由下而上組成一個我們想要的國家,而不是被握有政治權力的政客們說怎樣就怎樣。
 
拉拉雜雜的寫了一堆,其實想說的只是,由下而上共組的生活文化樣態,比從上而下創造的國家想像重要,五十年後的台灣會是怎樣的台灣,是由這塊土地上的每一份子努力而來的,不要相信太多政客說的話,也不要太相信媒體,那都不一定是真相。
 
2006/3/9
相簿設定
標籤設定
相簿狀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