追蹤
飄流在斗室與天涯之間
關於部落格
在有空間侷限的斗室之中,恣意飄流在無盡的天涯
  • 44583

    累積人氣

  • 1

    今日人氣

    3

    追蹤人氣

味 Dream Cuisine

中日復交之後,她認為應該讓正宗魯菜的技藝回到中國,所以當有一所東方美食學院聘她為教授時,她在丈夫的陪伴之下,拖著七十八歲老邁的身體,到中國傳授魯菜的手藝。
 
「不加糖、味精、豬油,講究製作的過程和步驟,讓食材發揮本身的美味」,這是佐藤女士當年師傅耳提面命的正宗魯菜精神,但是當她回到他朝思暮想的中國之後,她發現不論在山東的大餐廳裡,或者那所自稱是要將魯菜發揚光大的登峰美食學院裡所呈現的魯菜,已經不是她所執著的那個味道,美食學院裡的教授教學徒的魯菜是有加糖、加味精的魯菜,而且還自稱這是隨著時代進步所進步的新魯菜,還說佐藤女士的價值就是提供四O年代魯菜風貌的活化石,而且還要帶佐藤女士去吃新魯菜給她一點啟發。
 
佐藤女士找到一個八十一歲的中國師傅,兩人都感慨新一代的魯菜師傅並不是真的懂什麼叫魯菜,而且不懂裝懂,於是佐藤女士著手整理她所記得一千五百道左右的魯菜食譜,甚至打算回中國開料理學校傳承她這一派的魯菜。
 
這部紀錄片中,所呈現的問題包括文革所造成的歷史斷裂,傳統與現代化之間的爭執,堅持原味是不是落後,而改變是不是就是一種進步,廚師是該堅持某一種他所認為的美味,去烹煮給食客吃,或者應該以味媚人,以顧客至上,這其中牽涉到究竟料理是不是一種值得傳承的文化或者只是一門生意的問題,當然其中也包括究竟是誰有權利詮釋什麼叫做魯菜的知識權力,這些問題很難回答,也不是三言兩語可以理的清,在片中導演有暗示他的答案,這部片的導演李纓是在中國出生學習電影,後來再到日本研究電影,他呈現出一個大概是不論中國或者台灣都很嚴重的問題,就是一種歷史的健忘症,不過這倒不是我所要談的焦點,這問題太大了,我無能為力。
 
在片中的佐藤女士是一個血統上是日本人,但是生在中國,長在中國,周璇的「何日君再來」是她唯一記得的中文歌曲,也是她在懷想濟南和少女時代的憑藉,她跟她丈夫說,雖然她在日本生活,但她一直覺得自己是個山東人,對魯菜有一種使命感,要將它保存下去,甚至希望可以死在中國,可是當她回到中國的時候,卻發現她當年的那個家已經不見了,魯菜也不是她所魂牽夢繫的味道,有些景物依舊,可是人事全非,那是很大的傷感,或許從這個角度,可以更深刻的理解在台灣這塊土地上有一群人,也有像佐藤女士那樣對故鄉的懷想。
 
另一個我很動容的部份是,佐藤女士與丈夫之間的感情,兩個人結褵四十年,朋友說他們四十年來好像都是形影不離,也許常常為了料理,甚至為了食譜應該先整理步驟還是先拍照而吵架,可是那種丈夫為了圓太太的夢想,拋棄在日本的一切,陪她前往中國,或者在腿病行動不變時,互相攙扶,甚至還希望在人生終點的時候可以一同死去,那樣的不離不棄,鶼鰈情深,在現在這種速食愛情的時代,特別令人感到珍貴。
 
我看電影不論是劇情片或者紀錄片,總是在別人的故事中找尋一種生命的感動,學不來用理論去做評析,只挑感性的那部份記得,所以隨便什麼影片總是會有讓我掉眼淚的部份,我的影片介紹也總只是紀錄我有感覺的部份。
 
2004/3/25
 
相簿設定
標籤設定
相簿狀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