追蹤
飄流在斗室與天涯之間
關於部落格
在有空間侷限的斗室之中,恣意飄流在無盡的天涯
  • 44583

    累積人氣

  • 1

    今日人氣

    3

    追蹤人氣

當生命消逝時

奶奶常常說我小的時候,她背著我去行天宮拜拜、去淡江大學找我爸爸、去新公園和朋友聊天,現在連走都走不動,其實她已經輕到我都可以背她了。這幾年一到冬天,尤其在過年前,奶奶總是要到醫院去住上一陣子,因為她的肺部和氣管逐年在硬化,功能漸漸的退化,當痰積在身體裡的量太多時,就會發炎需要送到醫院急救,幸好總是可以化險為夷。

今年在醫院一住就是三個月,在加護病房裡從能認人能說話,到做了氣切意識清楚但是不能說話,逐漸的有時昏迷有時清醒,到最後跟她說話都沒反應,看她躺在病床上生命逐漸的消逝,我們都無能為力,沒有人可以阻止,今年真的是最後一次進出醫院了。

奶奶從一個睡到等佣人端牛奶和洗臉水到床前才起床的千金小姐,嫁到一個要自己生火煮飯窮苦的農村家庭,然後四十歲就守寡,自己養大六個孩子,她總是那麼時髦和思緒清楚,身體不舒服只要一坐車出去兜風,精神就來了,和我們吃麥當勞、pizza,八十五歲老太太的靈前拜的是QOO、雪碧和果汁、全家族的生日她都記得,連哪個護士對她不好、給她吃了什麼藥、哪個藥是醫什麼的她都清清楚楚。幸好我有開車載過奶奶,第一年賺錢的過年我有包過紅包給她,她在病榻上我有幫忙照顧她、幫她換過尿布,縱然有再多不捨,不會遺憾來不及讓她看到那個她背在身上的小孫女已經長大了。

明明知道當身上插滿管子、依賴機器過活又沒有意識的時候,死亡是一種解脫,也明明知道死亡是生命過程的必然,可是我還是很難可以坦然的面對,從小經歷乾媽、外公這兩個最最最疼我的長輩的死亡,雖然每一次我都在思考當生命終止的時候究竟會是怎樣的,但是我還是不知道死亡對死去的人是怎樣的一件事情,不過也許我知道對活著的人來說,這是一種失去和生命的切割,代表著生命中的某個部分、某個關係永遠的消失,不能彌補也不能重來,永遠就是有一塊停止發展的空白,我從小最害怕的就是生離死別,嚴格說應該是對「失去」的恐懼,不管是失去「人」或者失去這種人際關係中所組成的一種生活型態,常常會妄想時間如果可以靜止在某一種狀態下多好。

人當然要努力做自己現在可以做的事,那是為了在失去的時候不要那麼的遺憾,但是面對生命的消逝仍舊束手無策,不要說把握當下創造生命的意義與多采多姿,也不要說死後的西方世界有多極樂,因為那並不能解決人要硬邦邦躺在那裡時的未知,那只是轉移對生命消逝的焦點,或許這是為什麼J媽勸工頭和笑長要少煙少酒,要珍惜生命吧!一次一次面對親人死亡,我還在學習如何坦然的面對生命的消逝。

2002/3/16

相簿設定
標籤設定
相簿狀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