飄流在斗室與天涯之間

關於部落格
在有空間侷限的斗室之中,恣意飄流在無盡的天涯
  • 44369

    累積人氣

  • 0

    今日人氣

    0

    訂閱人氣

手作的公共力量

也有一些手作者,讓手作出現在更多的公共場所,甚至走上街頭。有些音樂祭的現場都有舉辦手作的工作坊,讓手作可以主動接觸到更多的群眾,像是Sew Over ItLisa Comfort 就在Shambala Festival主持一個裁縫帳篷。而Crafttivist Collective用織縫的標語牌,走上街頭,從氣候的轉變到血汗工廠的議題,都是他們關心的議題。創辦人Sarah Corbett雖然不是故意要改變手作的形象,但是對他來說,重點在那些議題的關注和行動,手作只是一種工具。

這些新一代的手作創作者,讓手作不只是用來妝點美化家裡而已,而且可以用來連結社群、關心公眾議題。"
*  *  *  *  * 

在台灣,手作的發展,和文章裡寫的情況也有些像,傳統上,手作大概也是不外乎女孩們家政課的玩意兒這種形象,在升學導向和一切向錢看的社會價值裡,手作大概更被視為妨礙學生用功讀書,或者有錢有閒的無聊太太小姐們,用來打發時間的活動。在我的求學過程中,雖然有幸在家政課裡,嘗試過打毛線、縫紉、刺繡、絹版印等各種手作,不過也不是太被鼓勵。
 
這些年雖然政府喊文創產業完全是不知所云,但是至少看到很多台灣本土的手作創作者冒出來,從布料、皮革、木工、紙品、玻璃、金屬,那些我們小時候不被鼓勵的手作創作,變成各種不同媒材的創意商品,透過網路或者各式各樣的創意市集銷售,好像漸漸也有一種創作者的聚落形成,也能將手作轉化為創作者的收入,讓手作變成一件可以專職的事。也許會有人把這些歸類為台灣年輕人追求小確幸的徵象,我倒認為這是培養台灣未來創造力很重要的養份,是讓我們有機會從工業製造什麼都講cost down的思考邏輯,進化到以設計創新為導向的可能性。
 
手作在台灣的社會實踐,最常看到的例子是在賦權原住民的社群,透過原住民的手工藝創作,延續原住民的文化,也給予他們經濟自主的機會。因為自己手作的關係,關注了不少台灣的手作者,很多都很年輕,而且他們也比我想像中的更加關心社會的議題,三月學運期間,看到好多創作者都分享了手繪或者是紙膠帶創作的太陽花,甚至有人還生產了表達立場的創作商品。高雄氣爆期間也有人義賣作品募款。最近香港抗爭的期間,又有很多黃雨傘,這些手作者都用他們的創作關心社會議題,也讓他們的創作產生了公共的力量。
 
我自己覺得某種程度上,手作是一種能夠更清楚觀看自己生活和內心的方式,認真寫手帳的人、手繪的人、手作卡片的人、手作包的人,其實是各種手作的人都需要在自己生活裡搜集各種創作的素材,所以必須更認真生活和感受。就像最近很多食安的事件,讓很多朋友買麵包機,自己做麵包,多回家自己煮飯,看起來很像是被不良商人逼的,但是卻也讓我們可以回頭,多動手參與自己的日常生活,而動手之後,就會更關注和我們自己切身的各種議題,然後可以再用創作去發揮議題的影響力,這是多正向的循環呀!
 
其實這一整篇,主要想講的,就是不要小看手作創作,不要以為只是在家玩玩的小玩意兒,手作也是表達思想的一種藝術創作和生活實踐,不論是對我們自身的生活,或者對更大的社會議題,都可能產生很大的影響力。
 
相簿設定
標籤設定
相簿狀態